Close

AppLift理念系列:广告界所期待的区块链乌托邦

欢迎大家关注我们推出的《AppLift理念》系列博文。在本系列博文中,大家将有机会领略由AppLift团队中的重量级人物提供的有关移动广告各个领域的独到见解及理念。本文系由AppLift公司总经理兼首席营收官(CRO)Maor Sadra负责撰文,他将为大家揭秘当今行业最新的时髦广告术语:“Blockchain”(即区块链)以及为何他认为区块链有潜能通过强化广告购买及广告的投放过程增加透明度,从而为我们的广告行业带来长期的积极变化,这并非夸夸其谈。

本文最初发表于Exchangewire 上,欢迎点击ExchangeWire阅读原文。

本人曾对我们公司的CEO(首席执行官)预言,我敢说在2018移动世界大会期间,我将能够找到并拍摄至少20个标有诸如“Blockchain”(区块链)这样的行业最新时髦术语的广告位展台。(咱们拭目以待吧!)

自从广告技术问世至今,各大公司纷纷利用流行广告语。我们已经目睹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算法;我们也看到了AR及VR;而且我们还可看到甚至过去十年间诞生的每项广告技术创新功能。

通常情况下,时髦新词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异常巨大,以至于一旦现实冲击行业,我们也会受到很大的冲击。(可以思考虑一下广告技术在股票市场中所起的作用)。而Blockchain(区块链)则不同。炒作是真实的。Blockchain(区块链)有潜能为我们的行业带来长期的积极变化,这并非夸夸其谈,因为这有利于迫使行业能够为广告购买及广告的投放过程提供更大的透明度。

那么广告术技公司如何利用Blockchain(区块链)解决其根深蒂固的广告业难题

移动数据归因分析公司Kochava最近推出XCHNG解决方案,这是一款旨在促进全球端到端工作流程的分类账平台。起初, 我很还担心, 这会不会又是另一起企业跟风利用时髦术语炒作。但读完其白皮书,后来又打电话询问了许多问题后,我才终于明白该公司的目标意图。依我看,这个方案的确很不错哦。

数据归因分析公司Kochava的解决方案旨在挖掘解决广告界目前所存在的一些大难题的主要根源,而非只是治标不治本。这些棘手难题包括对目前广告生态系统中的效果广告缺乏公平公正及标准化的归因分析,而且需要提高广告库存资源、广告投放及广告效率的透明度。

XCHN平台希望使用区块链的分散式网络法进行IO数字化验证。XCHN提出建立一个乌托邦,即每个参与者均不可拥有全部权力,而且市场的动态变化则取决于实际的广告市场动态,而非基于主要为自身利益服务的双寡头。(不好意思提一下Google与Facebook你们两大巨头了)。

参阅白皮书,我才了解到Kochava正是要向双寡头宣布:如果你们不想在开放市场上混, 那我们就不需要你们了, 因为我们已拥有15亿款设备集中在Kochava平台上,可以通过XCHNG进行定向用户。我们正在为每个人打造双轨道。你可以随时把你的火车放在这里—也可以不放。无论采用哪种方式,我们都在致力打造一个开放且分散式营销市场。

Blockchain(区块链)也存在批评者的声音。有些人认为Kochava的解决方案存在缺陷,因为广告曝光并不一定能够成为资产。我本人也同意这一观点。但事实上,由于我们是以1s及0s进行交易,因此广告曝光并非是在了解有形资产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广告主寻求的透明度不单单是一个“网站列表”,这常被误解。要求透明度的呼声只知道仅是一个呼声而已,例如,供应商X契约上同意卖给你50个红苹果,虽然你所支付的是50个苹果的账单,但你仍要确保他们提供的不是七个牛油果(avocado,又译鳄梨)。分散式分类帐有利于支持并改善此类资产交易,将其纳入具有约束力的通用框架中,然后通过每日滚动链所获得的共识进行验证。

双寡头抗议过多

这种做法可能会导致许多广告技术公司破产。进行IO数字化以及采用分散式验证网络对许多广告中介公司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有多少广告技术公司实际上是在美化骗局。同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有多少营销人员意识到这一点, 但由于个人利益而忽视了这一点。

您可将广告技术公司与烟草行业进行比较。骗子传媒公司如同烟草公司;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营销推广人员就如同那些假装不知道烟草有害的医生;而Blockchain(区块链)很有可能成为我们的行业监管规章。

提出抗议的不单只是规模较小的营销公司,就连Blockchain(区块)及行业巨头也对此大为光火。

Facebook和Google这两家巨头公司出于良心道义均不使用自我归因模式。他们并没有开发盈利性网盟(如FAN,GDN等)帮助其渠道商。他们均为资产过亿美元的大上市公司, 需要不断冲击其用户数量并不断提升其营销底线。

在自我归因模式中,渠道商总以用户看过其广告而将流量转化收入囊中。有些人可能会在其手机后台运行Facebook应用程序,然后获得安装应用。这样即使某一广告没有被用户观看过,而Facebook公司仍然会将某一安装归因给该广告。而理论上,Blockchain(区块链)则是可以通过建立联络所有合作方、营销推广人员以及中介公司等方式,以弃除这种自我归因的手段,从而确定将价值链中的某个环节的功劳归因给某个媒体(渠道商)。这最终可能会迫使我们不得不接受行业归因标准

只有当所有媒体—例如小型骗子传媒公司及业界最大的传媒巨头等—均被迫接受分散式分类账监管,整个广告生态系统才能获得良性发展。

广告界中Blockchain(区块链)技术并非只是新出的时髦术语。而且这项技术极有可能能够解决目前我们广告界最亟待解决的一些棘手难题。

Diksha is a Senior Content Marketing Manager at AppLift and is based out of our Bangalore office. When she is not behind her computer writing, you can find her binge watching her favorite movies, finding her happy place at a dance studio, and checking off places on her bucket list.
shares
X